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0日發表《“一國兩制”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》白皮書,這是香港回歸17年以來的第一次。香港社會的熱議隨之而起,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迅速回應,支持白皮書。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認為中央此舉具有現實意義。但香港泛民派延續了“逢中必反”的姿態,攻擊白皮書關於中央對香港有“全面管治權”、中央授權特區實行高度自治,並對這種高度自治權進行監督的系統性論述。他們宣稱,白皮書是“衝著‘6·22’公投來的”。
  中央發表白皮書顯然是為了推動香港社會正確認識一國兩制。一段時間以來,極端反對派人士竭力曲解《基本法》,宣稱中央只能管香港的外交和安全,其他都屬香港的“高度自治”範圍。他們的首要目標是由反對派制定2017年特首選舉規則,反對中央關於特首人選必須是“愛國愛港人士”的要求。
  所謂“6·22”公投就是“占領中環”積極分子組織的電子投票,他們違法設置了三個普選方案,要求投票人三選一。特區政府已經公開聲明,這類公投完全沒有法律基礎和法律效力,特區政府將不予承認。
  反對派嚴重高估了“6·22”公投所能產生的影響。中央發佈白皮書是治理香港的一項重大舉措,一個非法設置的公投怎能與之相提並論。
  香港社會眾聲喧嘩,甚至有少數人鬧事,內地社會一直認為挺正常的,否則怎麼叫香港?但“兩制”是有天花板的,從大範圍說,它是“一國”;從香港小範圍說,它是香港的基本社會穩定。一國兩制是新事物,內地社會也不熟悉,在具體事上會前後斟酌,但這個大原則、大概念,從一開始就是這樣,從沒有改變過。
  香港社會對一國兩制有個認識、適應過程,出現分歧很正常,而且資本主義制度對放大政治分歧就是天然鼓勵的。但無論怎麼熱衷政治鬥爭,頭腦不能暈。現在一些極端反對派人士的問題就是昏了頭,搞不清中央和特區之間的政治關係都是什麼,搞不清他們自己是誰。
  反對派現在沉迷於自己的政治訴求中,公開站到中央的對立面,否定全國人大對《基本法》的釋法權,而且他們好像對自己能“最終勝利”頗有信心。從內地看他們這些人,真是覺得好可笑。
  香港不是獨立國家,香港反對派對這一鐵打的事實必須正視、接受。他們不能以為只要自己“很厲害”,就可以把香港搞成烏克蘭或者泰國那樣。不允許香港大亂,這是中央的堅定要求,而且貫徹這一要求的資源和杠桿很多。
  香港極端反對派需要懂得“物極必反”的道理,他們還是應認真摸索在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里做反對派、而不是充當國家反對派的應有分寸。如果他們覺得這樣做反對派不過癮,非要自嘆命苦,高呼“為什麼”,那隻能說他們缺悟性,“一根筋”,是他們自作自受。
  中國根本不會理會來自西方的指責。西方就是希望香港亂,成心攪和,這個國家早就習慣了。香港反對派如果以為借助西方力量的支持就可以向北京施壓,迫北京做出重大讓步,那他們實在是太天真了。
  白皮書的及時發佈釐清了香港社會的一些困惑,它所陳述的原則不容更改。香港泛民派應當勇於在政治上自我“重啟”,制定更符合香港實際的反對派策略。民主政治是需要依法展開的,希望香港反對派懂得不逼自己鑽牛角尖的重要性。▲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vc80vcvj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